姜老承诺,随即转头朝着身后那名消瘦男子望去,眼神之中尽是带着几分复杂,许久,他欲言又止。

这趟浑水,他不想让他参合进来。

不因他是大当家的身份,而是因为他与他的关系。

“你不必在说什么,既然选择了出兵,就不会有退缩一说,西梁如今犯难,生死一刻,我若是再无所作为,算什么西梁男儿?”

大当家盯着姜老的背影,坚定说道。

“大当家,听说若此次能建功的话,我们就可以回帝都堂堂正正做人?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?”

有人冲着大当家的背影,好奇询问道。

“何止,若此次能创下军功,只怕整个西梁都会感激我们,起止是回帝都?到时候封我们官当当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“我想念帝都的亲人了,我自出生便来到咱们大家庭,一直从未与我父母亲近过,此次我定要建功立业,咸鱼翻身回去光宗耀祖。”

落草为寇的,基本都是西梁要犯,他们有的因家族犯事从小被送到这里,自生自灭,有些则是因为一些事情所受牵连流放至此,但绝大部分则是姜老的旧部。

听到这些人的心声,他们沉默不语,当年他们为西梁建功,可换来的却是流放心寒,此次再让他们出征,他们多多少少是不愿意的。

若非看在姜老的面子上,他们根本不会理会西梁的生死。

再者,姜老应承他们,此次灾难过后,所有人都可以回家。

“但愿此次朝廷不会再负我等。”

有人冷不伶仃说了这句话,一时让整个军队沉默起来,他们虽然落草为寇,但是却是被迫而为之。

“不会,朝廷早已不是当初的朝廷了,西梁也不会是以前的西梁。”

姜老深吸了口气,眼神之中透着些许无奈,他一生为西梁鞠躬尽瘁,可换来是什么?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。

尽管他为西梁负了他,但他依旧不会负了西梁,他骨子里相信,西梁会有光明那一天。

听到姜老承诺,众人无言。

“姜生,你带领一队人马直接顺着小路穿到岸边,记住,一定要将那些蛮军挡在河岸,决不能让他们渡河。”

“剩余所有人,跟老夫杀!”

姜老朝着身后的大当家吩咐道,尽管他们是父子,但此刻是战争,战场无父子,这点他身为老将,比谁都清楚。

“是!豹军随我来,其余人跟上姜将军。”

姜生看了眼姜老,随后朝着身后下达命令,他们虽说是匪,但毕竟也是有军队根基。

吼吼吼!

风吼,雨啸,随着姜老率兵厮杀进来,但见原本绝望的西梁大军,目光燃起一丝希望来。

“军师!是军师!”

有人惊喜的朝着姜老大军方向望去,热泪盈眶。

“我们……有救兵了?”

有人历经生死,神情恍惚,不可置信的朝着远处望去。

“兄弟们,给我杀!军师带领援军来了,杀了蛮荒这群狗娘养的!”

顿时,西梁大军热血沸腾,有了援军,他们更加无畏生死!

至于蛮荒那些强者脸色极为难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