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将星陨落,也算是断了秦国的左臂,对蛮荒来说,也算是喜事。”

蛮荒大军营内,只见王胜负手而立,目光移向天际,喃喃开口。

“只不过这样一来,秦国那边就要有动作了。”

说到这里,王胜把玩着手中的龟甲,嘴角扬起几分狐笑,阴森至极,他所要的东西,正在往他靠近。

“大人,将臣已死,西梁算是落在我们之手,恭喜大人完成第一步。”

在王胜身后,那名亲信连忙朝着王胜恭贺起来。

王胜没有丝毫得意,反而转过身对着亲信询问道:

“今日早晨,在楚国幽州发生了何事?蛮子没有攻下幽州?”

算起来,今天一共发生了两件大事,只不过这第一件事,是他无法推算出来的,似乎是天道故意不允,这让他十分好奇。

“属下来正是汇报这件事。”

亲信神色凝重,将哨兵汇报来关于那幽州城外的消息一五一十说给王胜听,听得王胜目瞪口呆,咋呼连连。

“你说楚墨被附身,将秦肆战败?”

王胜也不自觉的倒吸了口气,如若是这样的话,那附身之人,是天道?

这怎么可能!

一时,王胜无法接受。

“是,本来楚墨在秦肆那一击之下,必死无疑,可是却被神秘力量所救,那神秘力量声称他为天道。”

亲信同样皱起眉头,若非是自己亲信所传来的消息,他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“那秦肆呢?”

缓了片刻,王胜皱眉询问道。

“未死,被秦国灵蛇公子接走了,只不过武道被废,永世不得出邪渊。”

亲信如实回答。

闻言,王胜目光逐渐变得阴沉起来,秦肆身份特殊这点他很清楚,若他未死,回到秦国,指不定他会出卖蛮荒秘密。

“算了不用管了,一个废人而已。”

王胜冷笑一声,他手中的底牌很多,秦肆只不过是例外而已。

“楚国那边暂且不用相管,现在把重心放在秦国上,领命蛮子率兵北上,攻秦!”

听到王胜这个命令,亲信面露不解,如今可以说是出征楚国的最好时机,为何不趁机要了楚国的命?

“楚国现在内忧,自顾不暇,虽说这时候攻楚乃为最好时机,但是却不是我想要的,就算蛮荒接手现在的楚国,不过也是烫手的山芋罢了。”

“因为楚国京城,瘟疫正在爆发。”

王胜自信满满,此刻接手楚国,不是明智选择。

“瘟疫?楚国?”

亲信猛然瞪大双眼,露出惊愕的目光,楚国内部竟然有瘟疫?

“而且是天灾,这是报应。”

楚国近年来顺风顺水,必然是要遭到反噬,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,正如秦国一样,他之所以那般强大,遭受的天道反噬也是极为可怕。

邪渊便是其一。

现在终于轮到楚国了。

此瘟疫非彼瘟疫,希望楚国能渡过这个劫难。

“楚国若是没有渡过这场劫,不用我们出手,便会元气大伤,若是渡过,楚国也会陷入虚弱状态,到那时,楚国一样是待宰的羔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