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千城愣了一下,有些狐疑的问道:“和邪医仙合作?”

魏宇点了点头道:“邪医仙之所以会救公子,应该是和冯长陵有宿仇,而冯长陵又是摄政王的朋友。

邪医仙毒术了得,又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,如果我们合作一定能打摄政王一个措手不及,公子觉得呢?”

韩千城听他这么说,却是不假思索的就拒绝了他:“不必了,邪医仙之所以称为邪医仙,就是因为一个邪字。

同他合作,我们势必会受制于人,再者这是我和萧承逸之间的事情,没必要牵扯别人。”

说着,他看向外面,眼底一片坚决:“我的仇我自己报,不需要同别人合作,也没必要让别人相助。”

魏宇一惊,他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,公子为什么会拒绝?

凭他一己之力根本就不是摄政王的对手,但见他态度坚决,魏宇也没有再劝,只恭敬的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

韩千城沉声道:“你去吧。”

魏宇转身退了下去,待他一走韩千城就有些坚持不住,他扶着墙壁勉强站稳,眼底却是一片悲凉。

没有人能体会,他现在的心到底有多痛?

他失去了唯一的亲人,也失去了他此生的挚爱,现在的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。

而能让他活下去的唯一信念,那就是仇恨。

总有一日,他会让那个女人跪在他面前,后悔她所做的一切。

......

次日。

言景宣带着萧蕴楚和言若灵回了京城,得到消息的元嘉禾和敬王,早早的在宫门前侯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