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就一直保持沉默,其实这人是谁派来的,墨云宸和墨云景心中都有数,除了他们那个一心要杀了墨云宸的父王还能有谁。

墨云宸这时候也看开了,他只是问道,“曹公公呢?你既然冒充顶替了他,那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?”

提到曹公公,这男人眼神有些空洞,随即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,“死了。”

果然如此,墨云宸闭上双眼,心中叹息一声,“阿景,拖下去处理了吧。”

墨云景看了眼云四,云四当即点了点头,然后押着这个人离开。

屋子里的狼狈,云六也赶快让人来处理。

没多久,屋子里只剩下墨云宸,墨云景以及安雪棠。

墨云宸看向安雪棠,由心的开口,“弟妹,多谢。”

安雪棠微微颔首,“不客气。”

墨云景嘴角微微勾着浅笑,宠溺的抬手揉了揉安雪棠的脑袋。

墨云宸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他眼底隐隐露出担忧,情这个东西,千百年来没有人能读懂,亦没有人能逃脱它的束缚。

现在墨云景陷入这个东西,被它束缚住,也不知日后对他来说是好是坏。

“阿景,今日忙吗?为兄有话跟你说。”

这话不就是想让安雪棠给他们留点空间吗?

安雪棠看了眼墨云景道,“阿景,那你和兄长先聊着,今日云四说要将府里的帐覆给我看,那我就先去找他。”

墨云景轻轻摸了摸她的头,看到她头上依旧带着那个他亲手制作的木簪时,勾了勾唇,“好,让宁儿陪你去挑些首饰,我挑的那些你不喜欢?”

“喜欢,只是我更喜欢阿景你亲手给我做的这个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