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帝直勾勾的眸子盯着安雪棠,墨云景眉头一皱,下颌的线条绷的很紧,双手微微握拳。

墨云泽自然也看到了皇上的眼神,他余光看向墨云景,眼底带着些许幸灾乐祸。

可还不等他开心多久,这时安雪棠忽而往前走了一步,拱手道,“皇上,您今日让儿媳进宫,可是为了侮辱儿媳?”

她说话时,面色平淡,这种质问的语气让众人替她捏了一把汗。

而且,他们眼底尽是好奇,这北疆王妃怎行的是男子之礼?

这时,皇上终于回过神,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安雪棠,清咳一声,“你就是安雪棠?”

“是。”

安雪棠丝毫不胆怯,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皇帝。

皇帝微微眯起眼,很是欣赏她这份胆量,“此话怎讲?谁都清楚朕今日让你进宫是为了行赏赐之礼,什么时候侮辱了你?安雪棠,你说话要注意点。”

安雪棠冷笑一声,“皇上您默认四王爷侮辱儿媳,这还不够?”

墨云泽脸色一变,“父王,儿臣冤枉!”

“你冤枉?”安雪棠一副被气笑的模样看着他,“四王爷的意思是我冤枉了你?你莫要忘了,我不过是一个女子,我岂能拿这等毁名声的事情冤枉你?”

“也不知道你是拿自己当傻子,还是拿父王当傻子,你这点小心思,真以为父王看不明白?你对他说冤枉,你以为父王真的会像个傻子一样就信了你的鬼话?”

“……”

安雪棠的话可谓是处处设陷阱,若是皇帝信了墨云泽的解释,若是他质疑安雪棠的话,那他不就成了安雪棠口中的傻子?

皇帝此刻瞬间就被气得脸都绿了三分,心底还是不可避免的笼罩上了一层阴郁。

那些听到安雪棠说话的大臣纷纷倒吸一口凉气,这北疆王妃是非要让四王爷担上这罪名了?

墨云泽双手握拳,这时才发觉安雪棠到底在布什么陷阱,可现在才意识到,好像晚了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