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话间,安雪棠掏出了腰间的玉佩,冷冷道,“这玉佩相当于兵符,你把它交给我,目的是什么?你是不是以为你进京若是出了什么事,你留下的云家军和北疆大军可以护我一世周全?”

墨云景抿嘴,“为夫能给你的,仅此而已。”

“呵。”

安雪棠冷笑盯着他,“北疆王如今尚在便考虑起了身后之事,我是不是该夸你北疆王真是懂得深谋远虑之人?”

“糖糖,我会尽量保证自己的安全。”

“你拿什么保证?你把云家军和北疆大军交到我手上,不就是为了这次进京能放手大干?墨云景,你可知道夫妻的意义在哪?你可知道我放弃庄园的平静日子随你到这来,意义在哪?”

墨云景喉结微动,想要跟她解释,可安雪棠正在气头上,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。

她小嘴喋喋不休继续道,“墨云景,我要是想要安稳,我当初又何苦跟着你来这北疆城?”

“我已经下定决心当你的王妃,我跟随你,并不是为了让你给我留兵护我一世周全,再说了,我要是想要安稳过完这一世,就凭我安雪棠的化妆术,隐姓埋名到哪里不行?”

“退一步说,我兄长的寻棠谷还是我的栖身之所,我想要安稳的度过这一生,凭寻棠谷的能力,这又有何难?”

“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夫妻一场,是一生的信任,也是一世的修行。夫妻就如一双筷子,谁也离不开谁,有坎坷磨难共同跨越承担。你现在倒好,你想要一个人承担,那你娶我的意义在哪?”

墨云景知道她心里有苦,这会儿默默的听她说完,然后将她拥入怀中,哑着声音道,“对不起。”

安雪棠发泄一通后,心情缓解了许多,她深深叹了口气,语气也软的下来,“以后有什么事,能不能跟我商量,不要让我觉得我是个废物,我不想当你的绊脚石,更不想当你的拖油瓶。”

在她看来,夫妻并不是一方享受另一方无条件的付出、保护,而是两人互相付出,互相保护,互相宠爱,她所要的爱情不是一方给予,而且双方相互着来。

她需要的是强强联合的婚姻关系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