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这一刻起,他也没有刻意的自称为‘本座’。

安雪棠:“……”一脸茫然。

她眼眸微微眯起,这凤鸣……到底是谁?

“你…”

安雪棠还想着问他到底是怎么了,可这时风鸣却突然松开她。

表情严肃起来,“你被发现了,离剑派的人正在赶过来。”

安雪棠用自己的‘技能’也听见了,花朵儿原先待的那个房间被人闯了进去,发现了地上的尸体。

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安雪棠眯了眯眼,“全部来了也好,懒得我亲自去找他们。”

安雪棠转身看了眼墨君奕,随即将椅子移到一旁,她和凤鸣走了出去。

几百号离剑派的人冲过来时,看见来人并不是墨云景也不是墨云景身边的云一等人,那领头的眯了眯眼,冷冷道,“你们是谁?”

安雪棠冰冷刺骨的眸子盯着他,想必这人就是那些厨娘嘴里说的青使,也就是这里身份最高的一位。

“解药交出来。”

安雪棠一句废话也没有,直奔主题,甚至她都没有伪装自己的声音。

那人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一声,“你竟能看出墨君奕中了我们离剑派的毒,果然有两下子。”

这青使刚说完,他身边站着的那位白衣男人突然眯了眯眼道,“离落,那北疆王中了我们两种剧毒还能活到现在,看来跟这两人有关了,毕竟能诊出来我亲自调的毒也是不简单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