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完他一步一步往外走。

安雪棠有些失神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要命的是她心里竟然泛起些许心酸,总觉得他好像……很孤独!

她回过神来时看向墨君奕,“子陵,娘刚刚说的那些话……有很过分吗?”

墨君奕摇头,“娘说的一点也不过分,明明是那凤鸣做的不对,他什么也不想解释可又想娘信任他,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!”

安雪棠在心里也默默的用墨君奕的这话来安慰自己。

刚刚她说的一点也不过分,她想不管谁站在她如今这个处境下都会这么问的吧?

毕竟她是真的不认识他,不了解他,也没有跟他相处过,凭什么他一出现她就要无条件的相信他?!

安雪棠甩甩头,尽量让自己别想太多,“子陵,你在这里跟着先生学习,我这就准备一下起身去前线营。”

“娘,你若真要去,那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你一个小孩,去那危险的地方干什么?”

“可是娘你也是一个女子啊,你一个女子都能去,我堂堂男儿身怎就不能去了?再者说,我五叔十四岁就能领兵打仗,我如今都十岁了,去观摩观摩战事不是应该吗?”

墨君奕下意识的想让安雪棠不要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。

他想要证明自己也是有能力护着她的!

听他拍胸脯说自己男儿身,安雪棠失笑,抬手捏了捏他的小脸,“是是是,你是娘的小小男子汉。”

安雪棠想了想,她其实把墨君奕待在身边好像能更放心一些。

于是,两人就赶紧收拾了东西,准备前往那前线。

……

而此时,身在前线军营的墨云景清晰冷峻的眉眼微微皱起,看完朝廷那边来的圣旨,他哼笑一声。

皇帝竟然下旨,让他务必收复失地的前提下,还要让蓝国割出三座城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