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不知所起,或许是日日夜夜的相处相伴,或许是这段时间来他的真心相待,又或许是他对她表现出来的温柔是她从未体会过的。

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是敢爱敢恨之人,以前没喜欢过任何人所以不知道,现如今知道了,而且也既然喜欢了,表达出来又如何?为了所谓的矜持而不敢告诉心爱的人她爱他,那还有什么意义?

安雪棠表达自己的心意只是单方面的,她并没期待会得到墨云景的回应。

因为她知道这年代的男子也好,女子也罢,都不会这么露骨的表露心迹。

可没想到,两人沉默了许久后,墨云景突然贴在她耳边,他暗哑的富含磁性的嗓音缓缓道,“糖糖,既许一人以偏爱,愿尽余生之慷慨。”

安雪棠瞬间勾唇一笑,幸好她以前也偶尔看过古文诗词,不然还真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被他承诺一生只爱一人的感觉,安雪棠表示很不错,她嘴角的弧度也愈发明显。

墨云景这时轻轻推开她,双手捧住她的脸。

安雪棠嘴唇微动,刚想说点什么,墨云景也不知怎么就将她压倒,一手捧住她的脸,一手扶着她的腰身,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,直接俯身擒住她的粉唇,深深吻了下去……

表达爱意后的两人,热情碰撞更显悸动,安雪棠葱段般的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他胸前的衣裳,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掌控,白腻如雪的肌肤上,殷红盛开,脑海中大片大片绚烂烟花,腾空而起,绽放,熄灭,再绽放……

这样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安雪棠

只觉得灵魂都不知飘散到何处,只剩**体任由墨云景予取予求,在感觉到呼吸困难时,她终于稍稍回神,此时的声音都染上了媚意,“啊景,别…”

墨云景这才稍稍放开了她,还以为会就此停下,可他却给了她几分钟的喘息后又一次擒住了她的薄唇。

安雪棠脑袋晕乎乎的,连墨云景什么时候停下的,她都不知道。

墨云景翻身躺在她身侧,一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,轻声说道,“糖糖,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将你娶进门。”

只有娶她进门,两人才能水到渠成,他也不必像今日这般忍的痛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