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的。”

跟在后面的郁斯点点头。

正好他也觉得窝在霍老大怀里的妖精今天贼不正常了,是该看看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。

往常以颜灼的尿性早就挣扎着要从霍老大的怀里下来,恨不得跟霍老大之间毫无关系。

要是霍老大还想接近,她会用自残来逼他不准靠近自己。

总而言之,颜灼很抵触霍司魇,别说让他抱了。

就算是与他肩并肩颜灼都会做出一派被恶心死的表情。

今天却乖乖窝在霍老大的怀里,一脸的血还蹭在男人的脖根处,亲昵又缠人……太反常了

“我脑子没坏,霍司魇……你放我下去,老娘不伺候了!”

颜灼一时间气极道,本以为她这么一嚎能引来男人的安慰。

谁知道霍司魇真的一把那她放下去,然后凝着眉头盯着她,骨节发出咯咯的响声……

“……”颜灼气的想翻白眼,自己要放下来又自己生闷气,真是不好伺候!

现在刚好走到夜色大门口,正好有几个喝得差不多的少年结伴从里面走出去。

谁知道一抬眼就看到颜灼站在门口,而颜灼刚好也回首看过去,眸色一厉。

几个少年腿肚子一哆嗦,当下立马集体摔倒……

“哎哟,我喝得好醉,站不起来了,快抬我回去……”

“啊啊啊……头晕眼花,喝太多了,我起不来了……谁来抬我离开……”

最后几个少年身体力行地被横着抬出了酒吧!

颜灼这才收回视线,没有被霍司魇压制住的她,在京城就是个小阎罗!

郁斯办事效率很高,很快便有医疗队的人开着救护车到了夜色门口。

颜灼乖乖地上去看伤,其实她自己下手并不重,只是随便划了个口子。

多余的血都是蹭的死尸身上的,所以虽然看起来触目惊心,但是伤口只有一点点。

“她的伤怎么样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