施清晗走出林家,燥热的三伏天,瞬间袭来一阵热浪。

夏日炎炎,又是正午,街道上几乎没什么人影,才走没几步,就看见不远处停的一辆并不‘扎眼’的黑色汽车。

同这片别墅区各种炫目惹眼的超跑比起来,这辆车似乎格格不入。

然而只有懂车的人才看的出来,这车来头不菲,落地没有两三百万是拿不下的。

肆元在车旁等的着急,好久才看见远处那抹削薄孤傲的小身板。

他急忙走上前,熟稔的拉过行李箱,“晗姐,林家人就这么赶你出来了?”

“可真不是个东西!”肆元冲着林家方向暗骂。

施清晗一脸薄淡,额头沁出一层细汗,随手甩上车门,“好歹养育一场,随他们去吧。”

“你惦记着养育之恩,可他们未必!”

肆元喋喋不休,卷翘蓬松的头发因为他的愤怒而轻微晃动着。

“姓林的可真不是个东西!”

肆元呼出浊气,平复心情,“晗姐,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
施清晗往后靠椅,目光透过玻璃看向林家方向,视线轻移,“先去庭居别院吧。”

庭居,是市中心一块寸土寸金的地方。

里面住着的,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。

但越是这样的地方,越是人情薄淡,邻里邻居也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,是什么人。

这也是施清晗喜欢的地方。

她喜欢他们的没有人情味。

油门轰动,车瞬间驶离别墅区。

施清晗靠在皮质椅背上,清眸半眯着,没多久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赫然睁开了眼。

“肆元,找个男人跟我领证。”

粉嫩的薄唇紧抿成线,又添上一条,“要在君亿恒和林夏结婚前办完!”

嘎吱~

行驶的汽车忽然猛地踩了个刹车,肆元一脸吃惊的回头看着施清晗,“晗姐,就算你被渣男伤了心,也不能为了报复他就这样糟践自己啊,这可是婚姻大事!”

施清晗冷冷睨他一眼,她可不是为了报复,而是为了墨老给她留下的一百亿创业启动资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