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门微响,绿菊搀着赵氏从内室出来,她如获大赦地跑过去。

一连忧心数日,赵氏面容疲倦眼下乌青浓重,苏芽瞧得心疼。

“阿娘。”

摸了摸她的小脸,赵氏抬眸,感激地看向林院正,“此番恩情妾身牢记于心,待侯爷醒来,必定好生酬谢您。”

林院正笑眯眯摆手,“侯夫人言重了,老夫是受这小丫头启发才猛然顿悟,都是侯爷与夫人生了个好女儿啊。”

“芽儿?”

赵氏惊讶。

被点了名,苏芽硬着头皮从赵氏身后挪出来,正中了林院正的下怀。

“苏家小丫头,老夫行医二十年之久,从未见过你这般医学奇才,你可愿随我研习医术,悬壶济世,造福百姓?”

“啊……”

苏芽战略性后退。

这才重生,怎么都要收她当徒弟……

不等开口,群里先炸开了锅。

【孙思邈:这老头说什么呢,想得还挺美!】

【张仲景:我刚收的徒弟就来挖墙角(怒怒怒】

【扁鹊:竖子资质平庸,本祖认为不可。】

【华佗:老夫也觉得非常不可!】

【李时珍:我倒觉得可行,小芽儿拜入他门下,也好借着院正嫡传弟子的身份做掩护,行事方便些(推眼镜】

这厢还在争论,屋中几个年轻太医也按捺不住开始窃窃私语。

“院正不是从不收徒吗,去年李御史家的嫡女想拜师,可是连门都没进去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