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三元门第八千零一代掌门

王飞允许三个弟子一起进入祠堂烧香祭拜玄阳老祖和历代掌门。

三元门祠堂位于院子后方,建造的非常肃穆庄严,三层小楼房。最上端是玄阳老祖和五个先祖的牌位和挂像,王飞的挂像位列其中,他是玄阳老祖最小的关门弟子。

师兄弟五个中,大师兄寿终正寝,二师兄在神山寻找灵草的时候失踪,三师兄在和别的门派争夺修仙资源的时候身亡,四师兄在师傅玄阳老祖魂飞魄散之后离开修炼山洞,不知道去向,极有可能回了老家凤城。

二楼供奉着历朝历代的掌门人牌位,一楼放着香火,原先的时候有一位老头看守着,老头老死之后再也没有请人来看护。

王飞带着三个门徒在一楼拿了香火,先上三楼祭拜玄阳老祖。

安东阁作为这一代掌门,即使吃不上的时候,也不会缺少香火钱。

年久失修,楼梯有些腐烂,踩在上面嘎嘎响,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。

王飞边上楼边道:“等吴家送钱来,我们要修整三元门。需要更换的全部更换。”

安东阁在后面答应着。

来到三楼,王飞站在玄阳老祖挂像前面,心里默默祈祷,希望师傅能重生转世,重塑未来,又看了看其余几个师哥,尤其是二师哥和四师哥,希望他们还健在人世。

点燃了纸钱,烧起来香,带着三个门徒跪拜了,起身来到二楼,又给历代掌门人烧了纸钱,祝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享乐。

王飞看着这些牌位,牌子上用毛笔蘸着红油漆写的名字,六千三百五十六代掌门张志顺,七千八百九十七代掌门赵化芝,这些人名字,都不认识。

看过之后,王飞道:“这些掌门人都是我们三元门精英。”

安东阁连连点头,嘴里说是。

外面隐隐约约传来喊叫声,还有嘈杂的脚步声,似乎来了不少人。

王飞带着三个门徒出了祠堂,向着大门口走去,半路上遇见了一群人。

这群人正是吴家人,在一个老头的带领下,舞刀弄枪呲牙咧嘴的看着王飞。

老头上下打量着王飞,喝道:“你是谁?竟敢打了我吴家小少爷,还索要百万两白银,不想活了吗?我吴大志来收拾你!”

王飞看了看这个吴大志,脸上淡淡的一笑,道:“吴大志,你们送来银子没有?没有的话,现在回去带来还来得及,我看你一把年纪了,也活不长,不和你一般见识。”

吴大志恼羞成怒,他是什么人,在吴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宗师身份,就连吴家家主吴南也要对他礼让三分,作为吴家三个公子的武道师傅,有着极高的社会地位,抬手指着王飞喝道:“你是谁?口气这么大!”

王飞道:“我是这里新来的掌门,见了本掌门,还不赶紧跪拜?”

吴大志冷哼一声,本想上前亲自教训一下王飞,碍于自身身份,高傲的对一旁的一个弟子道:“高林,你上去教训一顿这个三元门新任掌门!”

站在吴大志身边的一个高个子男子,答应一声,迈着方步走出来,站在王飞身前大约三米处,全身运气,手臂上立刻鼓起来乒乓球一样的肌肉疙瘩,爆喝一声,冲向王飞,右手轮起来,打向王飞前胸,速度极快,带着呼呼风声。

吴家人鄙夷的看着王飞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