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邪门拳法

暮色四合,西天云彩被夕阳染成了血红色,像滴血的天湖。

王记杂货铺的老板咬牙切齿,脸上带着愤怒讥讽之意,正带人急匆匆的朝着三元门赶来,讨要三元门赊欠的调料钱。

吴家家主吴南,满脸恨意,脸色铁青,带着一帮人前来找三元门人算账,要为死去的二公子吴青山报仇。

赶路回家的行人,在大街上急匆匆的走着,车马驴子叫着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漉漉的难闻的气息。

王飞站在门口,耐心的等待着五点时刻到来,他会亲自去吴家要钱,不是几百万银子,而是要吴家全家灭门,吴家所有的财产全部收归三元门。

吴南背着双手,和王大玉同时感到了三元门门前,一起站在王飞前面大约三米处,双方瞪着眼睛。

在王飞身后,站着三个门徒,他们早已紧张的汗流浃背。

王飞沉声问道:“吴家家主,为何言而无信?“

吴南咬牙切齿,抬手指着王飞骂道:“三元门掌门王飞!你给我听着,你个王八蛋,杀了我家二公子,我今天找人来报仇,要把你大卸八块,让你三元门从此消失。”

吴南正要指使身边的徐氏三雕出场报仇,被一旁的王大玉伸手拦住了。

“慢着。”王大玉道,“三元门赊欠了我家一两银子的调料,还没有给我们,我先要回来银子,你们在打架不晚。”

吴南和王大玉有些交情,平时家里油盐酱醋调料一类的,都有管家老高头操持,每个月的月底结账,多年来两家倒也相安无事,而且这个王大玉一个表哥在城内衙门当差,有些背景,也不想招惹得罪他,当下冷哼一声,伸手从衣袋里掏出来一两银子,拍在王大玉手中,道:“拿走!”

王大玉得了银子,高兴的转身带人就走,走了几步,忽然停下,对手下人道:“我们在这里看看热闹,然后回家吃饭。”

这些随从都是喜欢看热闹的主,都高兴的停下来,看着三元门人和吴家人干架。

吴南对着身边的徐氏三雕道:“三位前辈高人,前面那个人,就是杀死我家二公子的罪魁祸首,你们上前杀了他,我带人灭了三元门。”

徐老大嘴上叼着长长的铜烟杆,冷笑着看着前面二十多岁模样穿着破烂就像一个乞丐的掌门人,从这个掌门人身上散发出来气息看,在武者级别,耻笑道:“这就是你所说的三元门掌门?实在是可笑,我看分明就是一个乞丐,一个神经病。不用我出手,老三,你上前和他玩玩。”

徐老三答应着,他在吴家吃饱喝足,还恋恋不舍的摸了会女仆的手,意犹未尽,大步上前,到了王飞身前一米处,抬手指着王飞打着饱嗝,冷笑道:“你就是三元门掌门王飞?嘿嘿,我让你飞!”

徐老三说完,抬手打向王飞,想着一拳头打飞王飞。

王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也不惊慌,他可以随意调整掩饰身上气息,让对手做出来错误的判断,等到徐老三的拳头到了自己身前的时候,抬手抓住了徐老三的手腕。

徐老三是一个武道宗师,自出师以来,几乎没有遇上过对手,所以非常高傲蛮横,原本以为一拳头就能打飞王飞,没想到右手手腕被王飞牢牢扣住,动弹不得,嘴里忍不住咦了一声,脸上现出来惊讶的神色,抬腿踢打王飞下盘,呼呼风声。

王飞虽然是筑基期的修仙者,但和武道修炼者本就是两个层次,只使出来稍微的体内真气,一拳头就把不可一世的徐老三打穿了前胸。

徐老三惨呼一声,身子倒飞出去十多米远,落在地上,还是坚强的从地上爬起来,嘴里喊道:“我徐老三从未被对手打败......”

徐老三话没说完,身体一阵剧烈疼痛,低头看了看自己前胸,出现了一个血窟窿,哎呀一声,头晕目眩,摔倒地上死了。

徐老大和徐老二看见弟弟死了,而且是被王飞一拳头打死的,都惊愕的张大了嘴巴,他们难以置信,一向强横的三弟这么不经打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