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徐氏三雕

安东阁三个师兄弟,从未吃过如此好吃的香气扑鼻的狗肉,他们把肚皮吃圆了,还想再喝狗肉汤。

王飞坐在一边椅子上,慢悠悠的抱着一根狗排骨吃着,微微点头,神色中带着满足的赞许,称赞这调料呼出来的狗肉好吃。

几个人吃过狗肉,喝了狗汤。

杜小青拍着自己的肚皮,高兴的喊道:“我们要是天天这样子多好。”

童年蹲在铁锅一旁没有答话,他双手捧着一个瓷碗,双眼看着碗里的汤。

安东阁笑道:“傻孩子,我们新来的掌门人,不会让你从饿肚子的。”

王飞吃过狗肉,喝了一碗鲜美可口的狗肉汤,起身看了看时间,道:“吴家人现在还没来,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,看来他们是想着多送给我们一些银子了。”

王飞说完,大步流星的走出后院餐厅,去了前面大院门口,双手背负在身后,站在倒塌的门前,看着过往的行人。

许多人对着王飞指指点点,似乎在嘲笑三元门的落魄和无奈。

这个时候的吴家,正在忙碌着备战,他们吴家人可不是随意就让人压倒打趴下的,吴家人要反抗。

吴家大公子吴明宇在外出差,不知道是否收到飞鸽传书。

吴南早已修书一封,写了封信,让家里信鸽传送过去,让他们早早的回来,一起对付三元门。

吴家有个闭关修炼的老祖,如今已经活了大约千年,平时不出来,世人早已把这个老怪物忘记了。

吴南低头走向后院一座小楼。

这是一座三层古朴的小楼,看上去非常沧桑古老,有十多个暗中保护的武者守在附近竹林中。实际上楼上的老怪物也不用这些俗人保护。十几个捂着守在这里,就是不让人靠近进入这座神秘的小楼。

在这个小楼三楼,似乎还隐藏着甲兵,若隐若现的闪着寒芒的刀剑表明了这一点。

吴南走到了这座底楼门前,在大门紧闭的楼房前停下来,抬手轻轻的叩击大门,发出来轻微的声响,就像风吹树叶的声音,极其轻微,并且轻声喊道:“老祖,我是吴家家主,前来拜见!还望老祖接见。”

楼内没有一点回应。

吴南如此三次,也不见楼房内有人回应,无奈的叹息一声,转身离开,心里捉摸着二楼上老祖是否已经乘鹤西去。

吴南死去的父亲临死前叮嘱他,吴家人遭遇打劫难时候,去叫醒楼上祖先救命。这个老祖已经熬过了吴家十代人。

这座小楼二层一间屋子里,有一个身形枯瘦的老头,正盘腿端坐在一个垫子上,身上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,好像是一个千年的雕塑一般沉稳的坐在地上。谁也不会想到,这个枯瘦不动的老头,就是吴家老祖宝贝,吴家之所以能在青云城立足,挤入一流世家的行列,全靠这个老祖撑腰。遇上大风大浪无法支撑的时候,这个老头就会出手摆平。

老祖出手的上次时间,已经五百年了,那次是杀死了两个强大的大宗师,从那之后,就没有出来过。

吴南没有叫醒祖先,不安的回到大厅坐在椅子上,唉声叹气,愁眉不展,看看墙上滴答响着的木制摆钟,再过一个小时,就到了五点,三元门新来的强大掌门人就要登门拜访,这种拜访代表着一种杀戮。

吴家上下大约五百多人,住在这个宽大的面积有三百亩的院子里,已经有一千多年了。

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,急匆匆的从院子里走进大厅,来到吴南身前,弯腰低声道:“家主,我奉小公子的命令,邀请了几个宗师高手,他们正在书房等着,你看是不是去见见他们。我给他们每人允诺五千两白银,外加一个女仆。”

吴南皱眉,银两不是问题,女仆有些舍不得,但是大敌当前,正是用人之际,这些也不好计较,只要杀了三元门新来的掌门王飞,就是多给几个女仆,他也认了,起身道:“前头带路,任何人不要靠近书房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