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飞威严的道:“带我去你们祠堂。”

安东阁犹豫了一下,抱歉的道:“大侠,实不相瞒,我们三元门祠堂,只有我们掌门可以进去烧香进贡,其余人等不让进去。还请大侠谅解。”

王飞道:“谁是掌门人?”

安东阁挺胸骄傲的道:“我是,我叫安东阁,三元门八千代掌门人。”

王飞看着安东阁,道:“我要你们陪着我去看看各位掌门人的卦象。里面的祖师爷是不是玄阳老祖?”

三个人都吃了一惊。

安东阁道:“是,你为何知道玄阳老祖?在青云城,几乎没人知道玄阳老祖的名号了。”

王飞道:“我是玄阳老祖的三弟子,你相信吗?”

安东阁上下打量着王飞,拼命的摇头,眼前这个大侠顶多二十多岁,无论如何也不是活了数万年的祖师爷,苦笑道:“大侠,您就别和我们开玩笑了。”

童年在一旁道:“大侠,谢谢你帮我们打跑了吴家小少爷,我们请你吃饭。”

王飞想吃了饭在去祠堂给师傅玄阳老祖烧香不晚,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三个人高兴的请王飞去屋子坐下。

杜小青忙着给王飞倒茶,童年和安东阁去厨房做饭炒菜。

他们在院子里开垦出来一大片田地,在地里种了一些蔬菜和果树,平常吃饭的时候就到地里采摘一些蔬菜。

童年采了一篮子西红柿和青菜叶子,安东阁忙着生火做饭煮米饭。

三元门虽然败落,但是三个人吃饭还是有着落的。

安东阁每年靠给人打铁,也有几十两银子入账;童年靠着给人制作木车也有些收入;最小的杜小青有时去酒馆要一些贵人家吃剩的饭菜,带回来师兄弟三人打打牙祭。日子倒也过的不是非常艰难。

坐在客厅的王飞问杜小青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杜小青回道:“大侠,我叫杜小青。”

“杜小青,那些人为何进来打你们?”王飞问道。

杜小青咬牙切齿,道:“他们是吴家的小少爷,平常来我们这里要钱要粮食,我们不给他们,他们就打我们。今天欺负我们太甚,要向院子里扔屎尿,我们不得已出去和他们打,可惜武艺不精,三个人都被他们打了。幸亏二师哥拿出来法宝,把他们吹得睁不开眼睛,我们才跑进院子里。没想到他们找人来抢夺我们法宝。”

王飞嗯了一声,道:“可是盘古幡?”

杜小青吃惊的看着王飞,道:“你知道是什么法宝?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二师哥不告诉我,说是一件师门传下来的法宝,要死守着这个法宝。”

他们说话的时候,童年端着一盘子青菜从外面走进来,笑着道:“大侠,我们吃饭吧,没有好招待的。”

童年说着,把青菜放在桌子上,转身出去,不多会又端进来一盘子西红柿,一盘子黄瓜,还有一盘子茄子。

安东阁端着一盘子热气腾腾的米饭走进来,笑道:“招待不周,请大侠包涵。”

王飞和三个人吃了一顿饭,感觉味道不错,笑道:“谢谢你们热情招待。我实话告诉你们,我是你们祖师爷,王飞仙尊。”

三个人都十分惊愕,良久才惊喜的狂欢起来。

安东阁跪在王飞脚下,喊道:“祖师爷在上,我们给祖师爷叩头了。”

童年和杜小青也随着安东阁跪在地上,给王飞跪拜。

“都起来吧,我们先去祠堂烧香,之后等着吴家人前来送百万两银子。”王飞淡淡的道。

安东阁心里非常高兴,笑道:“我们天天盼望着祖师爷能回来,给我们支撑门面,祖师爷终于回来了。我们不再受人欺辱了,三元门将要飞黄腾达了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