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走进来的年轻人

童年手中的盘古幡闪烁出来淡淡的金光,一股飓风从盘古幡中刮起来,围着童年旋转,狂风呼啸,把周围人群都吹的睁不开眼睛。

扭打安东阁的林青龙放开安东阁,双手挡住刺痛的脸。

童年起身跑过去,搀扶起来安东阁,对着一旁愣神的杜小青喊道:“快跑!”

三个人相互搀扶着,慌忙的跑进三元门院内,关闭大门,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。

祖师爷留下来的这个盘古幡法宝,成为三个三元门徒唯一救命的法宝,他们从未轻易使用过,今天实在被欺辱难受,出手还击不敌,无奈之下使用了一次,这是第一次。

安东阁坐在地上,看着童年,担忧的道:“二师弟,如今法宝暴露,我担心他们会闯进来抢夺法宝,我们没有力量保护这个宝物。”

童年拿着盘古幡,看着盘古幡上面古老的花纹,道:“这些人搞不清楚我们法宝的威力,临时还不敢进来。我们要在短暂的时间内,赶紧离开这里,去北山山林。”

安东阁对这里恋恋不舍,道:“我要坚守这里,绝不离开,誓死保卫三元门。”

杜小青倒是哪里都可以去,他常年流浪,居无定所,早已习惯了这种流浪生活,对于童年的建议没有任何异议,无神的看着偌大的空荡荡的院子,院子里有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榆树,还有许多松柏树和桦木树,低矮的月季花和茉莉花正开的五颜六色的花朵,许多蜜蜂嗡嗡嗡的采蜜,蝴蝶在花丛中追逐飞舞着,这里有他的欢乐。

外面传来过往车辆的马车声,还有沿街叫卖糖葫芦的小贩声音。

杜小青起身爬到院墙上,慢慢的露头看着外面,发现吴长海早已带着人离开了这里,围观的人群也散了,他心里非常高兴,扭头笑道:“大师哥,二师哥,他们都走了。”

安东阁断裂的双臂非常疼痛,脸上额头上渗出来冷汗,脸色蜡黄,十分痛苦。

童年看着安东阁,道:“大师哥,我看看你的伤,这群王八蛋,我们早晚会收拾他们的!”

童年看过安东阁的伤势,道:“双臂折断,其余没大事,我去找吕大夫。”

杜小青从地上站起来,忍痛道:“我担心你一人去不安全,我和你去吧。”

童年道:“不用,小青,你在家照顾大师哥,我去去就回。”

杜小青答应着,搀扶着安东阁朝着大厅走去。

童年刚刚打开大门,就看见从对面街道上走来一群人,这些人手拿刀枪棍棒,一个个气势汹汹,正是吴家小公子吴长海带人回来了。

“不好,他们来这里是抢夺盘古幡的。”童年忖度道,急急忙忙关闭大门,转身跑向安东阁,“大师哥,他们回来了,我们赶紧走后门,去北山山林躲避。”

安东阁耷拉着断掉的双臂,神色十分痛苦愤怒,道:“吴家,我恨透他们。二师弟,你带着小师弟走,我在这里守着,我要和他们一起死在这里。”

三元门内,安装有引爆装置,只要触动石块,这片宽大的百亩院子,将会从此消失,连同院子里所有人。

玄阳老祖最初建造这座院子的时候,就考虑到了以后的发展,所以在地下设置了一套自爆装置,自爆体不是霹雳弹一类的火药,而是一种有灵石控制的法阵,藏于地下。

玄阳老祖对于丹药和炼器以及法阵都很精通,他当初自信没必要设置法阵来保护院子,因为他强大到没人敢来招惹三元门,所以设置一座防御法阵简直就令人耻笑。

后来王飞回来的时候,曾在院子里设置过一座小北斗法阵,用来保护三元门,因为灵气逐渐淡薄,法阵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失去了功能,已经无法启动。

童年见大师哥不走,自己也不能独自偷生,也不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