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霄听了这句话,抬起眼来看向了黎漫。

她如此乖的表现,倒是让她意外。

其实,不仅仅是她现在的表现意外,连带着她今天在西江苑的表现也是让他意外。

“你要让郑凛给你投资,开娱乐城是爱好,还是缺钱?”

一句话,说的黎漫双手微收,紧紧地攥了攥衣角。

不愧是战霄,她就在西江苑给他敬了杯酒,他就把她们聊了点什么,她的动向都查了个底掉。

战霄聪明,黎漫也聪明,她知道不能在聪明人面前装傻,索性直接实话实说。

“缺钱。”

“为什么拒绝离婚补偿和别墅?”

看着黎漫的星眸,战霄再次开口。

黎漫迟疑了一下,她先小心的观察了一下战霄,发现他虽然语气没有什么情绪,过来询问她,但是似乎也没有生气的意思。

她的心里暗松了一口气,将脱了一半的外套脱下来,伸手挂在了衣架上,这才用软濡的语气说了一句。

“咱们都离婚了,拿人家的手软嘛,我得自力更生不是。”

战霄忍不住被她的姿态逗得牵了牵嘴角,扯了个笑容。

她倒是挺会利用自身优势。

别的女人撒娇他也许不怎么受用,但是,这小女人在她面前稍微语气一软,他倒是受用。

“这也是你想要自力更生的决心?”

战霄说着,靠近了了黎漫,随手将茶几上摆着的小镜子递到了黎漫的面前。

白皙如雪的脸上红色的胎记如盘囚的恶龙一般可怕。

黎漫才想起来自己还化着胎记,她是让战霄见过她真面目的,反而化着胎记的她让她有点不好意思。

她说:“行为艺术,我去洗了。”

她没有讲原因,用一句玩笑话遮掩过去,快速的走进了洗手间。

卸妆洗脸,倒是很快。

她拿毛巾擦干了脸再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就是纯素颜了,比化淡妆的时候更加清秀一些,皮肤几乎看不出任何毛孔,灯光下更是透亮,嫣红的唇显得娇艳欲滴,一双黑色的瞳孔如暗夜的星星透亮。

站在战霄面前的时候,不自觉的便将目光迎上了战霄的打量。

黎漫不愿意战霄总盯着她看,毕竟……这些年她对他的感情不怎么单纯,虽然现在她已经收敛了,决定放弃。

但是,她还是怕这长夜漫漫,他总盯着她,万一再给她盯出个旧情复燃就不好了。

“战先生,你还没吃饭吧,我给你做点饭吃吧。”

她转移了一个话题。

结果,刚要往厨房走就停住了脚步。

嘿,她还真是尴尬。

她又转过身来看着战霄,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。

“我忘了,咱们是在西江苑碰见的,你吃了晚饭了。”

黎漫觉得自己平时脸皮不薄,现在,她竟然有点不好意思,小脸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