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漫在战霄离开之后,身心疲惫,走进浴室内简单的洗了个澡。

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因为黎梦娇回国,她要实施自己的计划而兴奋的失眠。

结果,她比自己预料中还要心态好。

一夜睡得很平稳。

第二日一早,太阳升起的时候黎漫睁开了眼睛,她有条不紊的洗漱化妆吃早餐。

出门的时候,才发现破天荒的楚晓晓竟然出现在她小区的门口了。

“呦,这太阳是打哪边出来了?”

楚晓晓为什么选择开酒吧?因为其他产业都要早起,酒吧是晚上营业。

结果,她竟然今天在早晨八点之前见到了楚晓晓。

黎漫简直内心惊叹,她疑惑的望着楚晓晓。

楚晓晓唇角微扬,带着几分笑意,说道,“怎么样?靠谱不靠谱?”

她被黎漫一夸,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还主动地从车上走下来,和黎漫说道。

“还有更靠谱的,你看!”

说话间,楚晓晓已经走到了黎漫的面前,只见着她穿了一件粉色的改良版旗袍,旗袍温文尔雅、静若处、子,与动若疯兔的楚晓晓毫无关系。

穿在身上……只能算是穿了一件衣服,其他的感觉,就……还不如**呢。

**至少不搞笑。

“你这是受什么**了呢?”

黎漫为了不伤害楚晓晓,思索了一下,尽量把话语的伤害性减到最低。

楚晓晓全然不在意,转身上车一边说道。

“就知道你欣赏不了我的美,我这叫什么,旗开得胜!”

“走吧。”

黎漫噗嗤一声笑了,她跟着上了楚晓晓的车,一边说道。

“你高考的时候是不是都没这么努力过?”

“那是!”

越说,楚晓晓越骄傲,她一边开车一边扬着头,说道。

“我高考要是穿了旗袍,那清华北大就得到我了,不至于现在……清华北大很后悔,我至今仍是它们得不到的女人。”

“为了帮你压住黎梦娇,我真是拼命。”

楚晓晓语气里充满了得意。

黎漫坐在旁边,一边低着头,用手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泪,说道。

“流下了感动的泪水。”

俩人说说笑笑,很快来到了郑凛的公司。

正信资本大楼一共三十层,越高的办公室,越是靠近郑家的权威身份。

郑家的企业大多以郑家人为主导,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。

郑凛负责的子公司在正信资本的第7层。

就这……楚晓晓和黎漫都觉得攀上了个大生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