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确定没事?”

君席没喝酒自然没醉,一进门,他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战霄。

作为黎漫的好友,虽然没有见过战霄的真人,他还是一下就认出来的。

他关切的看了黎漫一眼,却见着黎漫冲着她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虽然有点担心,但是,君席了解黎漫,即便是她喝多了,也依然能应付这些事,他转身离开。

随着门关上的一刹那,空气便静了下来。

“喝酒了?”

战霄放下手中的水杯,站起身来,慢慢的朝着黎漫走过来。

他的声音喑哑,如暗夜一般迷人。

“嗯,喝了一点,没想到你会来。”

她尽量控制着眸子里的醉意,弯腰从拿了水杯,从饮水机处兑了一杯温水,仰头喝了下去。

她和战霄几年都没见过一次,她以为战霄那句喝酒只不过是客套话,随便说说,不会在意。

却没想到战霄又接着问了一句。

“为什么喝酒?”

黎漫楞了一下,放下杯子,撒了谎。

“我有个好朋友失恋了,我们安慰她就喝了点。”

她总不能说,是为了庆祝她离婚。

却没想到,战霄再次靠近了黎漫。

他弯腰闻了一下说道。

“是你自己失恋了吧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