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霄的声音轻轻淡淡,可是传到了黎漫的心中却如擂鼓一般。

她脸上面不改色,朝着战霄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他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情绪,甚至看不出来他这句话的表情。

此时,堵了很久的车已经开始慢慢的动起来了,战霄的目光也重新望向了前方,静静地目不斜视的开着车。

黎漫轻轻地将自己的目光收回来,内心重重的鄙视了一下自己。

她和战霄的关系,在她签下离婚协议的时候,说结束就结束了。

至于她曾经的感情啊,那也是说结束就结束了的。

她不能再去想,更不能再去回头。

她向来拿得起放得下,至于放不下的……她也会强迫自己放下。

叽叽歪歪的,绝对不是她的性格。

车子缓缓地向前行驶着,黎漫唇角扯起了一个笑容,给战霄说了一句,“谢谢夸奖。”

她把他当作普通认识的朋友去说话,总也没什么错的。

很快,战霄又把车开到了海德别墅,他停下了车,黎漫便潇洒的摆了摆手,冲着战霄说了一声,“谢谢,我到了,先下车了。”

说完,她走下了车,就要朝着海德别墅走进去。

只是,刚刚走了几步,身后再次传来了战霄的声音:“这里你不用搬家,这套房子算是离婚对你的补偿。”

“就不用了,和战先生结婚的三年,我已经拿到了我该拿的,按照合同来就行。”

黎漫回头过来,看着战霄,眼底明媚如水,开口声音如清风拂面。

阳光穿透了她的发烧,显得无比美好。

战霄望着黎漫,眼睛一眨不眨。

纵然他见过众多美女,但是客观评价,黎漫是个一等一的美人。

“给你的,你就要就好。”

“可是我也愿意自力更生。”

黎漫笑了笑,还是轻轻柔柔的拒绝,摆了摆手,和战霄说道:“回公司的时候,开车小心。”

她说完,再转过身去,走进了海德别墅。

战霄的双手握在方向盘上,紧紧地握了许久,这才松开。

世间上的分别离散千千万万,相聚分开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,战霄从来不会在这种娘娘唧唧的事情上浪费过多的情绪。

更何况,他与黎漫的婚姻,当初的时候就是一场交易。

交易,更是不会牵扯感情。

可是,他望着黎漫的背影的时候,心情竟然有一丝烦躁。

也许是她拒绝了他给她的离婚馈赠。

而他向来讨厌别人拒绝她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