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三元门

西南边陲一座深山山洞中,一男子对着渡劫失败,魂飞魄散的玄阳师傅扣了几个响头,无奈的叹息一声,他跟随师傅修炼了数万年,才修炼到筑基期,卡在这个阶段无法晋升。

这个时候的地球灵气淡薄,飞升仙界已经不可能。

王飞望着空荡荡的山洞,起身离开,回都市闯荡,寻求修仙飞升之道。

......

青云城一处宽大的院落,有些破败,大门紧闭,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,门口站着十多个身穿华服的男子,他们高兴的喊叫着,用脚踢打着大门,发出来咚咚咚的声音。

“里面的龟孙子出来!”一手拿长剑的高个子华服男子高声喊道。

“不出来就是缩头乌龟。”说话男子手中握着一根镔铁棍,对着大门用力戳,在黑漆脱落的大门上留下来一个个凹点。

有人弯腰从地上拿起来石块,喊叫着朝院子里扔。

这座古老的院子,是三元门住地。

三元门是一个古老的门派,由玄阳道人创建,至今有数万年历史。当初几千年历史中,非常繁华盛隆,门徒分布在大夏全国各地,大约数万人。

后来玄阳道人带着几个有灵根富有修炼潜力的徒弟离开了青云城,前往遥远的西南神山修炼。

之后半年回来一次,在之后一年甚至数年回来看望一次,到了最后,几乎忘记了自己创建的三元门。

在五千年前的时候,王飞奉师命回来过一次,留下一件玄阳道人的上古法宝盘古幡,再也没有回来。

五千年来,三元门也不知道是背运还是灵气逐渐淡薄,再也没有出现过大能神通人物,门派逐渐落寞,最后连一个炼气期的修仙者也没有,其余门派和家族却兴旺发达起来,这些兴起的家族门派,修炼武道,一个个非常富裕,都不把三元门放在眼里,时常来三元门欺负仅剩下的三个三元门人。

在这里闹事的十几个人都是附近吴家的人,手拿长剑的男子是吴家小公子,叫吴长海,成天没事斗鸡遛狗,带着武师欺辱弱势群体,调戏美女,几乎无恶不作,因为腰上挂着一把长剑,人送外号“长剑太岁”,实际上这个吴长海不会使剑,只是一种炫耀装饰。

跟在吴长海身边,手拿镔铁棍的粗壮男子,是吴长海家里雇佣来的武师,叫林青龙,胳膊上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恶龙,助纣为孽。

其余那些人,都是吴家家里的壮丁,跟着吴长海四处胡吃海喝,成天耀武扬威,欺压百姓。

周围的百姓都害怕他们,恨透了他们,但是不敢得罪他们。

吴长海见三元门人不出来,心生一计,对林青龙道:“青龙,你回去弄一些屎尿来,朝着他们院子里扔,看看他们出来不。”

林青龙答应着,转身就要走。

大门忽然打开,从里面走出来三个男子,一个个脸色气恼,手中握着家伙,站在门前一字排开,看着前面十几个闹事的。

年龄最大的男子,今年五十三岁,身高大约一米八,膀大腰圆,穿着一身灰衣,衣服上有许多小洞口,三元门第八千代传人,叫安东阁,他为了研究修仙炼气期,头发都白了,拿着一把大铁锤,胳膊上肌肉隆起,乒乓球大,为了谋生,他学会了铁匠,看着十几个人大声怒喝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我们招谁惹谁了?”

紧靠着安东阁是二师弟童年,身高大约一米七,三十三岁,也是满头白发,身材细长,手中握着一把斧头,他是一个木匠,精工制作木牛流马,怒视着吴长海,恨不得一斧头砍死他。

最小的是杜小青,今年才十六岁,身材有些瘦弱,身高大约一米三,原本是流落街头的一个乞丐,被正在打铁的安东阁看见,安东阁正想着找一个帮忙的伙计,不用开工钱,管吃管住,于是收留了他帮忙打铁。杜小青手中举着一把小锤子,怒视着这群坏蛋。

三个三元门人在这里苦苦厮守,天天捉摸着如何修仙,可是他们始终无法参悟前辈流传下来的修仙秘籍,连最起码的炼气期都不是,却背负着修仙者的名。

吴长海看着仅剩的三个三元门门徒,哈哈大笑,手中握着长剑,道:“你们三个蠢笨如牛的家伙,在这里修仙也有几十年了,我想试试你们最近的进展如何,谁先上?”

林青龙站在吴长海一旁,冷笑着,用手摸着下巴,一副得意蔑视嘲笑的眼神。

吴长海的其余小弟都围住了看热闹,嘻嘻哈哈的笑着。

青云城人都知道,三元门是修仙门派,出过强大的玄阳仙尊,后来逐渐败落,备受世人讥笑,到了现在,已经没人相信世上还有修仙者了。

安东阁握紧了手中的铁锤,看着吴长海怒喝道:“吴长海,你欺人太甚!我们都是邻居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你为何三天两头前来我们这里闹事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