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胖子就算胆子再大,也不敢和自己的老板互怼。

他脸上现出了尴尬的神色,我见状越发觉得不对,这朱老板肯定是有问题的。

我上前一步,将布娃娃递给了朱老板,不过递给朱老板之前,我对这个布娃娃动了手脚,我注入一道道气进入布娃娃当中,将里面的邪物给压制住。

轻易里面的邪物是不可能苏醒的。

我刚将布娃娃递过去,朱老板一把夺过去,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小孩一般,紧紧抱着。

我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到了他的命宫处,从他的命宫处来判断,他身上厄运并没有消失。

如果这个布娃娃可以将他厄运给带走,那么他命宫的位置必定会有所预示,可是现在看来,不止是没有预示,情况似乎变得更糟糕。

难道是因为我将布娃娃里面的邪物给封住的关系吗?

我眉头微皱,旋即想想不应该。

洪胖子这会直接进入主题道:“朱老板,现在你女儿的布娃娃我们帮你拿了出来,还有里面的凶物我们刚才也处理好了,你是不是应该......”

洪胖子说着话,做了一个给钱的收拾。

朱老板似乎也没有管房子里面的邪物是不是被彻底处理好了,他此时更在乎这个布娃娃,他给身边的女人使了个眼色,女人就给了洪胖子一张支票。

洪胖子顿时笑的嘴巴都合不拢,伸手就将支票给接过,嘴里还夸赞着说:“朱老板,你真的是大气,你这样的好老板,你不发财,谁发财。”

朱老板所有的心思都在布娃娃上,根本就没有理会洪胖子。

洪胖子一个人尴尬的说着。

我见状,为了防止意外发生,我对朱老板身边的女人说:“你将这个拿着。”

我将一道黄色的符篆摸出来,快速的加持之后,递给了女人。

女人看见我递的黄色符篆,眼神当中出现好奇的神色,问我说:“大师,请问这一道符篆是用来做什么的?”

“镇邪,给你们家老板用的,最好找个机会,让他随身放着。”

我开口道。

“好。”

女人应声,不出意外,这个长相漂亮的女人,应该是朱老板的秘书。

从女人的夫妻宫来看,她应该和朱老板还有些特殊不能见光的关系。

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,朱老板这会抱着娃娃上了车,女人紧随其后。

他们很快就离开,消失在我们的眼前。

洪胖子抓着手中的百万支票晃了晃,说:“朱老板还真的是一个对女儿情深的人,女儿走了之后,对女儿的布娃娃还念念不忘。”

洪胖子夸赞着朱老板,我对洪胖子有些无语。

等他回神,他开口就和我说:“老苏,剩下的八十万,我直接存进你的账户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淡淡应声,也没有扭捏,毕竟合作了二十多年,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洪胖子将支票收好,就喊我说:“老苏,走了,别看了。”

“这房子的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......”

“老苏,接下来的事情,就不是我们可以管的了,我们做了该做的,钱也拿到手了,该回去了。”

他这样说着,拉着我就往车上过去。

到了车上,我目光还是忍不住看了眼这栋宅子。

朱老板这种有钱人,当然不差这栋宅子,住的地方多了去了。

车上洪胖子和我讲着朱老板的事情,说朱老板的财富实力,至少是安市前三,一般人还真的比不了,要是能多做几次朱老板的生意,下半辈子都不用发愁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