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苏川,我出生那年,听师父说,有数百只狐狸,将我娘分娩的房间围堵的水泄不通。

村子里的人都说我天生异数,生来不祥,会连累村子里的人跟着倒霉。

果然我出生三年,村子里下了三年的大雪,大雪封山,村子里的人苦不堪言,家里人扛不住巨大的压力,就将我送到了一座孤山当中的道观给人当徒弟。

这一当就是数百年,如今我师父也死了数百年。

师父死后,道观逐渐荒废,死之前,师父用最后的气数给我算了一挂,说我命里不能和姓林的扯上关系,否则我将大祸临头,气数将至。

所以我独自生活的几百年,从来没有和姓林的扯上过关系。

这一日深夜,我坐在家中静坐,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的声音。

“老苏,老苏,你睡了吗?”

我听到这一道声音,我就知道门口是谁了,他是洪胖子,我们二十年前认识的。

他也会点道术,不过只懂点皮毛,二十年前,他去帮人看事,原本以为只是随便找一个风水墓地,将祖坟迁过去就可以,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那晚上尸体诈尸,若不是我出现,他可能已经死了。

我起身开门,洪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子,气喘吁吁的说:“老苏,这次有件大生意,只要咱们去解决,对方愿意给我们一百万酬劳。”

“什么大生意?”

“是一座凶宅,听说宅子里面住了一个凶物,好些道士高人进去都没有解决,房主人着急的不行,并且,现在房主人似乎也奄奄一息,像是中邪了一般,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。”

洪胖子简单和我介绍了下情况,我也没有拒绝。

下山生活百年,我也知道没钱寸步难行。

我看了眼时间,现在晚上十二点钟,我问洪胖子说:“咱们现在去?”

“当然了,老苏,现在不去,朱老板都要死了。”

洪胖子见我一愣,就道:“朱老板就是那栋凶宅的主人,老苏,这件事情,说起来也奇怪,朱老板没有住到凶宅里,居然也像是中了邪一般,你说这怎么回事?”

“可能是命数被人动了,加上老宅子的风水也变了,所以连累房主人出事。”

洪胖子一笑,夸奖我说:“老苏,你不愧是道行高深的老妖怪,一语中的啊,还有你说这二十年都过去了,你怎么和吃了防腐剂一样,这皮肤还水,嫩的还和十八岁的小伙一般。”

说着话,洪胖子还想动手摸我的面颊,我白了眼他,他憨笑一声,停住了手:“老苏,我车停在外面,咱们赶紧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是亲眼看着洪胖子从一个青葱少年变成如今的油腻大叔。

上了车后,他一踩油门就奔着地方过去,这是一栋豪华别墅,光是看外表,就知道这栋宅子的老板是个有钱人。

我刚到门口,面色就忍不住变得凝重几分。

先是从宅子风水来看,乍一看是没有什么问题,不过仔细一看,就会发现这栋房子处于一个聚阴的位置。

四周高,中间低,并且大门处,还有一条三煞路,一些邪物被堵住在三煞路根本就过不去,那么只能朝着这栋宅子过去,久而久之,这栋宅子所处的地方,就变成一处聚阴之地。

从这栋宅子的外部装修来看,也应该是有些年代的。

站定脚步后,洪胖子忍不住有些担忧的和我说:“老苏,朱老板之前可是请过不少大师,可是一点用都没有,你有把握吗?”

“试试看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