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在此前第一次窥伺商君时,易阡陌便有了猜测,但也直到此刻,他才确定商君已经到达了言出法随的地步。

所谓言出法随,一言是规矩,一行是法则,这是超越修为的境界,与天地相合!

商君为秦地法令的制定者,现在的他,就是秦地的法,利用这法则,他可以束缚任何人,让人伏诛与法则之下。

蒙神的修为与商君是相当的,可言出法随的商君,甚至可以让这个修为与他相当的大将军,连灵力都施展不出来,这就是言出法随的恐怖之处。

而这种境界,在他的记忆中,只有仙境中的人物才拥有,那是他先祖那个级别的存在,可在商君面前却出现了。

如果是此前,在确认了商君言出法随后,他甚至都不会去来冒险,因为他知道,在一位眼熟法随的大能面前,修为就是个笑话!

人家一言一行都是规则,都是法,你怎么跟人家斗?修士逆天,但依然是在这天地之中,并没有跳脱三界,超脱五行。

所谓的逆天,不过就是在天地压迫下,截取一线生机而已,逆天不是打破这天!

当然,商君是绝对比不上真正言出法随的大能,更比不上他先祖那个级别的强者。

他的言出法随,是秦地数百年法令的积累,当然人人都信奉这法令时,商君便系于法令之上,成为了法令的执掌者!

所以,他的言出法随,只是随着秦地的法令而出的言出法随,并不是真正洞彻天地规则的验出法随。

但即便是如此,此刻的商君在秦地,也近乎是无敌的,即便是丹盟盟主那个级别过来,在秦地跟商君一战,也只能落跑!

商君战胜不了他,他也战胜不了商君。

果然,当商君问罪于嬴驷和蒙神时,嬴驷整个人都定在原地,动弹不得,仿佛犯了法的秦地修士,根本不敢有丝毫反抗,这就是秦地之法的厉害。

蒙神的修为更强大一些,但此刻他握着刀的手,却在颤抖,他明明俯视着商君,但他此刻却感觉,是谁商君在俯视着他,是整个秦地在俯视着他,他心脏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。

浑身的灵力,都凝固在了一起,有些不受控制!

周围的人,到没有这种感觉,因为商君所针对的,只是易阡陌三人,针对的只是这些龙庭卫而已。

围观的人,只是震惊于此刻的局势,商君的话响彻在他的脑海中,他们不敢相信,嬴驷和大将蒙神,竟然敢胁迫君王,并且找人冒名顶替!

他们丝毫不怀疑商君的话,这不仅仅是因为商君自信,同样也是因为商君是秦地的法,这已经深入人心,商君不可能说谎。

蒙神握着刀,只是拔出了半截,并不是他不想拔出来,而是那股压力,让他根本难以拔出这把刀。

嬴驷就更不用说了,本身修为只是金丹期而已,别说面对言出法随,即便没有言出法随,商君依旧可以轻松的碾压他。

“我承认你有些本事,但你还是太嫩了!”

商君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“眼前这场闹剧,也该结束了,我要多谢你,将他们送到了我面前!”

“是吗?”

易阡陌浑身发抖,却没有丝毫畏惧,“言出法随确实不错,但可惜,你这言出法随,并不是你自己的本事,是秦地赋予你的,若是没有了秦人的信任,你将会被打回原形!”

“嗯!”

商君皱起眉头,紧随而释然,“你说的不错,这法则确实是秦地赋予,也是秦人的赋予,可这又如何?你根本赢不了,从你选择帮嬴驷时,你就输了!”

“输了?”

易阡陌冷笑道,“那可未必,因为……我给你的,才是你的!”

商君愣了一下,有些疑惑,就在这时,御撵内,忽然传来一声怒喝:“寡人给你的,才是你的,寡人不给,你不能抢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