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山庄这边的汪管事,也托人买了一些女孩子喜欢的玩偶,但一开始贞贞看都不看一眼,没想到今天倒是抱上了一个玩偶,果然女孩子都是喜欢这种的吧?

“还好,”

贞贞笑着揉了揉这个娃娃道,“软软的,让人很有一种破坏欲。”

颜沐眼光一颤。

破坏欲从一个小女孩嘴里说出来,有点莫名的违和感。

“看着很好欺负的样子,我从电视里学到的这个词,”

贞贞似乎觉得颜沐的反应很有意思,她看着颜沐狡黠一笑道,“小沐姐姐,你没听过吗?”

“哦,”

颜沐顿了顿道,“其实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些特别有趣的节目,我们z国的节目,你可能不清楚——”

这孩子都跟着电视学了点什么!

“慈哥!”

正说着,一闪眼看到闫慈和晏紫东并肩走了过来,颜沐忙笑道,“吃过饭了吗?是找我有事?”

这两人才旅行回来,不多休息一下,急着过来找她,一定是有事情要谈。

“小木耳,”

闫慈笑道,“我和紫东这一次出去,可是给你带回来一样东西,这东西只怕除了你,就只能给薄队那边调查一下了。”

“哦?”

颜沐有点意外,“什么东西?”

闫慈刚要说话,晏紫东一摆手止住了他,视线不动声色在贞贞身上扫了一下。

“一个小女孩,”

闫慈笑道,“这么点的孩子,懂什么?咱们说话,不用避着她吧?”

晏紫东淡淡一笑:“虽然不用避着她,但是小孩子正吃饭,我们说话影响孩子吃饭,对消化不好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