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宁凡的心神覆盖中,没有什么能避开他的感知,多潘的所做所为也一样,包括多潘向格日勒反复求情,但格日勒始终不为所动,一直坚持到宁凡出关,这些事情宁凡早就了然于胸。

宁凡更清楚的是,这些日子府门外来了很多鸟人,他们都是闻讯而来的大人物,有的是洛基的好友,有的是洛基的冤家,都是来看看挑战洛基的人长啥样,也存了一份结交的心思。宁凡以为会有鸟人为洛基出头找茬,但事实上一个也没有。

鸟人世界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世界,没有哪个鸟人强者愿意为了一个失败者去得罪胜利者。更何况,挑战祭司的成功率简直可以用奇迹来形容,无论宁凡是什么来路,他打败了洛基是事实,这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。

在这种情况下,除非脑子进水了,否则没有哪个鸟人想和宁凡交恶。就算不能成为朋友,也绝不成为敌人,这是鸟人的处世哲学,包括鸟人中大大小小的强者。

“祭司大人,所有的东西我都已经替您准备好了,包括全新的礼服,麻烦您尽快赶往神殿,毕竟这次是大祭司亲自主持,所以——”多潘现在学乖了很多,就算是把大祭司抬出来也是小心翼翼。

“呵呵,大祭司,我还真想会会他呢。”宁凡脸上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的笑意,令人不寒而栗。他到天堂城堡来只做了一件事,但已经成为天堂城堡最轰动的人物,他的名字已经传遍整个天堂城堡,不,整个鸟人世界。

挑战祭司成功上位,这是几乎没有人敢想的事情,更别说他事先没有任何预兆,没有大张旗鼓,直接就上门把事情给办了,给的感觉是他绝对够狠。

封闭多日的祭司府正门开了,顿时外面久候的各式人物都精神一振,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。正门开启,意味着有大事要发生,最大的可能是新祭司要出行,才会有如此郑重的举动。

不多时,一行人从里面走出来,当头的是一个极年轻的男鸟人,泰阿为人猥琐,但长相其实并不差,在鸟人中也算是英俊之才,现在宁凡以他的面貌出现,加上裹在全新祭司袍中,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气势。

“泰阿大人,恭喜上位!”有人喊了一嗓子,立刻就有无数人附和,整个鸟人世界的祭司只有八个,每一个都堪称位高权重尊贵无比,能和任何一个结交对普通鸟人强者来说都是荣幸之至。

“呵呵,很高兴见到大家,以后多多关照。”宁凡谦和地拱了拱手,这个很特别的礼数在鸟人中很少有人用,但却是真实存在的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。

宁凡这么做,倒是让不少有见识的鸟人深吸一口气,心头生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怪诞者。宁凡不是主流强者,他到底来自哪里,这成了他们心头最大的疑惑,但是疑惑归疑惑,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问。

因为大家都知道新的晋位大典在即,所以也没人不识趣地拦宁凡,都自觉地让出一条道,让宁凡过去。但趁这个机会,不少人奉上贺礼,算是结个善缘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